谁主沉浮

陈果相关和蓝河相关各类cp。主叶果叶蓝方果。其他剧组基本bg,耽美不完全绝缘体。

【2018七夕all蓝企划24/21H】淮古客栈(上)

tips:

cp车蓝,无副cp。原著向。

私设车前子真名平车前。(因为车前子别称就是平车前而平又的确是一种姓就很草率的决定了)

大纲一时爽,正文火葬场。

迫于学业与游戏(?)压力没写完,目前已经有1w+,预估大概还差5k字,就先放7k。有存稿有大纲相信我真的不会坑!!!不会咕咕!!!写完会修文!!!

花了五分钟想不出名字反正之后可以改就先草率的叫这个不贴切的玩意吧(。)

混入各位太太中让我感到很惶恐(bu)小学生文笔,尽量不ooc啦,捉虫和ooc相关讨论请大胆提出!

如果可以就开始吧↓

——————————————————————————————


【一】

 

蓝河觉得人生其实待他凉薄。

 

这一周的野图boss收成惨淡,绕岸垂杨也又来找他麻烦,团里的几个主力不知怎的轮流出问题,而定居北京的母亲前两天查出个挺严重的病,蓝河火急火燎请了挺长的假回皇城脚下照顾母亲,谁知道回了家一看对方活蹦乱跳的,再一问是当初和一个同名同姓的患者拿错了诊断书。

 

辛苦老久还从广东跨了大半个国家来北京,谁知道是白忙活。蓝河有些沮丧地看了看时间。

 

哦,9点了,到点该去找房东了。这乌龙还不知道怎么跟房东交代呢。

 

蓝河租的房子离医院不远,本来是为了照顾母亲,但是现在恐怕也不用租了。他在门口酝酿了好久怎么表达歉意,抬手正准备敲门,身后就有人主动招呼他了。

 

“许博远是吧?”

 

来人是个笑的挺阳光的年轻人,手上提着串哗啦啦作响的钥匙慢悠悠上了楼。“我叫平车前,是你房东,就住你隔壁。”

 

这名字怎么跟车前子那傻逼那么像。蓝河暗自吐槽。而那长的还挺俊秀的小伙子从那串钥匙中解了个银色钥匙开了门又塞到蓝河手里,然后把鞋蹬在门口就带着他进了屋子。

 

“之前你也看过照片了,两室一厅,电脑配置不错。”平车前带着蓝河四下转悠,不时跟他讲讲房子里的一些摆设。年轻人挺热情,加之又是同龄人,颇有些自来熟“这个抽屉上了锁,里头装了点我个人的东西,比如之前用完的日记本,就不要好奇为啥打不开了。对了,你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叫你老许行不?”

 

许博远心底还挂念着怎么跟房东解释道歉呢,正打算有些不好意思地婉拒,手机突然响了。他有些歉意地冲年轻房东笑笑,“我出去接个电话?”

 

“成。”

 

 

【二】

 

蓝河感觉人生其实待他不薄。

 

大春给他打了个电话,让他干脆暂时不要回来了。

 

“北京那边刚好有些事儿,最近有个新招过来的好手碰巧也是北京的,大学生,刚成年,一时半会儿还来不了广州,有些工作你刚好亲自带带他。这个人好像认得你,以前被你带过,对你挺有好感。知道你来去一趟麻烦,住处也准备好了,我就去跟经理说了下,他也同意了。算你在工作,给工资的,放心吧。”

 

蓝河开心的想下楼跑圈儿,但是他还得回去接着看房子。结果一回去就看到新房东目光炯炯盯着他的荣耀十周年限量版纪念款手机链,“你也玩荣耀?!”

 

蓝河挺得意地晃晃手机链,这是运气好和手速快的结晶。“对,荣耀死忠。”

 

有了共同的爱好就会感觉距离被悄无声息地拉近了一大步。新房东小心翼翼捧过他的手机链仔细端详,弄得蓝河一阵好笑。不过平车前倒也懂分寸,没一会儿就直起身子,一副哥俩好模样拍拍蓝河的肩膀。“既然大家都是荣耀粉,那房租我就给你打折吧!七折!”

 

蓝河接连被两个馅饼砸的昏昏沉沉,他甚至开始思索是不是前两天转发的锦鲤起了作用。他连声跟新邻居兼房东道谢,不料房东却挺不在意地摆摆手。

 

“没事儿,其实我不差钱,主要想找个人做个伴儿。你也叫我老平吧,亲切点。以后有空可以来找我蹭饭,不过工作原因我晚上经常熬夜,白天就起得晚,还经常吃外卖,所以你还是自个儿看情况吧。”

 

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蓝河也不好意思再见外,索性笑了笑点头应了一声。平车前也交代完房子的事情了,挥挥手道别,半只脚都踏出门口了突然转过身来。

 

“晚上一起喝个酒不?我请客!”

 

【三】

 

公会玩家没有职业选手对于饮酒那么严格的讲究,兴致来时也偶尔会喝两杯。不过到底喝的不多,酒量也差,不过才一瓶多啤酒,两人已经晕晕乎乎有点口无遮拦了。

 

“没想到你也是荣耀粉啊!”蓝河挺激动,“有个爱好相同的房东,真是巧啊!”

 

“那是当然!”平车前又灌下半杯,把杯子往桌上用力一放,说话说得有些手舞足蹈,“不瞒你说,我还是微草战队的铁粉!我跟你讲,微草是世界上最厉害的战队!”

 

“屁!蓝雨才是全联盟最牛逼的!”都是战队死忠,粉丝滤镜一个比一个厚。蓝河残存无几的理智提醒他要对这个给他减了房租的房东礼貌一些,才堵住了蓝河继续吹捧战队的嘴,让他换了点别的话题。“不过不瞒你说啊,我觉得还真是巧。你这名字和我喜欢的人太像了!”

 

“哦哟?这么巧!一看就和微草有缘!不过说来,你的名字——”平车前还故作深沉地卖卖关子眨眨眼,才嚷嚷着补上了后半句,“你这名字,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两个半醉的年轻人倒也不嫌这冷笑话尴尬,齐声大笑。笑了一会儿平车前捞过酒瓶继续给自己倒酒,有些漫不经心地开口:“不过这名字可不大像姑娘啊,哪个妹子会用这么男性化的名字?”

 

蓝河瞬时间酒醒了一半。这问题有点尴尬,他不知道该怎么接。平车前半天没等到答复,有些疑惑地抬头,就看到蓝河讪讪放下酒杯,摸了摸鼻子犹犹豫豫开口:“…的确不是姑娘。”

 

这年头人们对于同性恋的接受度已经提高不少,包括蓝河出柜时父母也没有说什么,但是总归还是有个例存在。他有些不安地撇了两眼房东,又不敢对视——万一这新房东刚好十分抵触怎么办。

 

平车前也愣了一下,没想到对方会给出这么个答复。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大手一挥:“没事儿,男同嘛,谁还不是!”

 

得,这房东兼邻居不仅是个同好,还是个同类。蓝河放了一大半心,又笑开来举了杯子和对方干杯。再仔细一聊,俩人都有心上人,碰巧还都是网恋。这年头网恋多得是,俩人倒也没有怀疑什么,只是约好了可以互相给对方打助攻,必要时还能兼职一下感情咨询师。

 

 

 

两个连表白都没敢的单身狗当什么咨询师啊。

 

 

【四】

 

车前子:老蓝,今儿淮古客栈的CD还在不?

 

平车前有些不安的在键盘上敲来敲去。他和新邻居总结出来,网恋要想追人,当然是下本打活动PK寄礼物一条龙了。因此第二天平车前早早地爬了起来,死盯着屏幕专门等着蓝桥春雪上线。

 

许博远也挺激动。他到底前一天舟车劳顿累得不行,稍微贪睡了些,刚爬起来就看到暗恋对象邀请自己下副本。

 

天哪,到底是哪条锦鲤这么管用。

 

不过激动归激动,回复时绝对不能表现出来。许博远酝酿了五分钟措辞才迟迟回复。

 

蓝桥春雪:当然没,不过老车你怎么沦落到刷60级副本的地步了,还找不到人?

 

刚发出去他就想给自己一巴掌。这嘲讽放的简直是要把对方往外推,还有比这更直男的发言吗?

 

有的。

 

车前子:你不信?我现在就找人过来给你看!

 

蓝河隔壁的平车前等了五分钟终于等到了对方的消息,激动之下只动了手指没动脑子,发送键都点下了才反应过来自己在说什么,简直想一拳头锤爆自己的脑壳。不过荣耀又不能撤回消息,情急之下他发了个组队邀请。

 

系统:【蓝桥春雪】已加入你的队伍。

 

车前子有些愣愣地盯着系统消息看了一会儿,半晌才终于松了口气。私聊里的消息蓝河也没回,倒是队伍频道里跳出一句。

 

【队伍】蓝桥春雪:就我俩?

【队伍】车前子:65级副本,双刷没信心?

【队伍】蓝桥春雪:屁话,怎么可能!我都已经在副本门口了!

【队伍】车前子:得,等我啊!

【队伍】蓝桥春雪:打什么字,速度啊!

 

车前子这才关了私聊笑嘻嘻赶路,没过几分钟就在副本入口看到了抱着剑等待的剑客。对方有些失真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车前子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听错,对方的声音似乎有些压抑的颤抖。

 

蓝河也不想抖的,但他真的是太激动了。平时抢boss和刷副本CD倒也说过话斗过嘴,也不是第一次被邀请下副本,但是自从和邻居商量过要靠副本增加好感度之后,下副本的感觉就变得不一样了——更何况还只有他们两个人。

 

“还愣着干什么,走了!”车前子只能通过和平常一样的语气来掩饰自己的慌张。不过幸运的是,蓝河也不比他少紧张多少,只能用斗嘴时的语气强撑着回答一句“明明是你自己磨叽还说我”随即率先进了副本。

 

 

【五】

 

到底是65级的副本,15级等级压制之下两个公会高玩刷起来完全没有问题,不过相对应的自然也刷不出什么好奖励。但是两个人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奖励也不重要,他们也就怀揣着各自的小心思不去点破这有些无用功的刷本行径。

 

不过车前子这家伙眼光还真是好。蓝河一剑挑翻一个小怪,还闲下来视角打量打量周围。淮古客栈这本儿古色古香又透着一股子江湖气,跟蓝桥春雪的侠客装束搭在一起很是养眼。不过可惜的是蓝河打怪时由于第一视角看不到自己的角色,只能看到车前子骑着扫把穿的一身绿,像是在给这被风尘浸没的古客栈打扫似的。

 

蓝河默默转过视角。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颇喜欢这个地方。以前等级上限刚提到65时他也不是没有刷过这个副本,但是当初光顾着速通抢记录,也没机会像现在这样好好看看。

 

这种休闲的游戏方式…真好。蓝河偏了偏视角,又看了看了环卫工人车前子,突然笑出声来。

 

“老蓝你笑什么?”车前子本来也挺慌。他记得以前闲聊互怼时蓝河提到过这个副本,因此现在才回想到来这里约他,却又不确定几年来对方品味改没改。

 

不过看他笑成这样,应该还挺开心。车前子有些略略放心。

 

“没什么!”蓝河在电脑前托着腮眉眼弯弯,就算脸上映的是电脑昏暗的荧屏光也依旧可以看出他很是愉悦的心情。他划拉着鼠标调整着视角,在打小怪之余还给这不错的风景截点图,当然特意避开了装扮有些毁气氛的车前子。

 

车前子也在截屏,不过他的截图中是有人的。蓝色的剑客在有些破败的古旧客栈与那些江湖侠客们过着招,泛着蓝光的剑气挑起玫瑰般鲜艳的血花染红了古朴的雕花木桌。车前子没什么优秀的文学造诣,只觉得这像是加了朱绫蓝缎特效的剑舞,即使舞姿只是普通的三段斩——最多剑定天下,配着悠长豪气的BGM也硬生生被他看出一种独特的韵律。

 

那句诗怎么说来着?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六】

 

 这一趟副本打下来蓝河和车前子都可谓是心情愉悦。且不说是和暗恋对象少有的独处机会,光是这种可以放松下来真正体验游戏的机会,对于他们这些职业玩家已经很难得了。长期将游戏当成工作和任务已经就让他们基本忘记了游戏该如何去享受,如何通过游戏获得乐趣。

 

蓝河转了转视角,看向车前子,碰巧看到车前子的视角也转向他。即使面前的只是毫无表情的系统脸,蓝河也愣了一瞬。

 

“车前子…”蓝河喃喃开口。放柔了的声音穿过耳麦在车前子耳畔响起,车前子一愣,面上甚至感到有些发烫。

 

然后他们就各自收到了一条消息。

 

是他不敢开口所以发了消息吗?两个人紧张地手抖,缓缓滑动鼠标点开了消息。

 

“野图!!!落日峡谷667,1980快点来!”

 

好嘛,白期待了。两人关了消息窗又对视了一眼,控制着角色拔腿就跑。

 

去他的暗恋对象,boss绝对不能落到对方手里!

 

 

 

【七】

 

值得蓝河庆幸的是,boss最终并没有落到车前子手里。

 

当然蓝溪阁也没有抢到,但是当兴欣出现那个花花绿绿的身影时他们就已经预料到结果了。蓝河看着那个花花绿绿的身影扬长而去,叹口气决定和隔壁的好邻居分享交流一下今天还算不错的恋爱进展,没想到自己的门倒是先被敲响了。

“老许!”平车前春光满面地撑着门框,“我刚刚跟他下副本了!”

“那挺好啊!” 蓝河看着心情不错的平车前似乎也被感染了点儿喜悦,被君莫笑抢boss的阴霾也一扫二空,“我刚刚也是!”

“这么巧!” 平车前眨眨眼,“今儿我开心,晚上请你外卖!”

“这么小气?那我可得点贵点儿的了。” 蓝河笑,“得了,外卖不健康,晚饭我来做吧。”

 “你还会这手!”

“那是。一个人过日子,老吃外卖不健康,就自个儿学着做了。” 

“哦哦。” 一个人过日子老吃外卖不健康的车前子感到了惭愧。“那我先回去?”

“回什么去啊,你这儿有食材不?” 蓝河一把扯过正欲出门的平车前想暗示他买菜。谁知道平车前站定了脚步想了想,发现家里还真有食材。

“前两天我妈过来了一趟,还留了点食材。” 平车前指指自个儿房间,“回头来我这儿拿呗。”

蓝河应了声,松开了平车前放他回去。平车前挠挠脸关了门,美滋滋在电脑前落座。

得,自个儿好像摊上个挺不错的房客。 



【八】 
一转眼半个月过去,房东和房客的关系也磨合的差不多了。每三天平车前早起一趟按照许博远的要求买菜,相对的许博远每天晚点回来做晚饭,倒也过的还不错。本来俩人相处还挺客客气气的,两周后原形毕露,聊天都开始亲近的互怼起来了。

许博远在北京的工作也逐渐步入正轨,那个公会高玩是刚上大学的年轻人,账号卡叫风住尘香,是个术士。年轻人熬过了高考终于开始认真投入游戏,天赋也逐渐有机会被挖掘出来。每年高考完都有这样的新苗子冒出来,蓝河倒也是见怪不怪,只是明明在微草义斩老家上大学却坚定地要来蓝溪阁倒是挺令人感动。说来巧,风住尘香住的离蓝河挺近,走路15分钟,因此蓝河经常抱着笔记本儿去他那儿亲自指导。

蓝桥春雪和车前子的关系也在稳定发展着,至少现在俩人可以理直气壮约副本刷cd,闲的时候一起打打野怪,等刷了野图再反目,倒也是一种微妙的和谐。

许博远给风住尘香交代完任务后放他自个儿练习,掏了笔记本在一旁等着登录,顺手把装在口袋里震了好几下的手机掏出来看两眼。

微信和QQ都有红点。许博远想了一下,先点开了微信。微信除了父母分享的一些公众号鸡汤文,也就只有平车前发的消息了。

平车前:老许,今儿几点回来?
平车前:我想喝汤,还想吃糖醋小排和羊肉串,来得及不?

许博远挑挑眉。这人要求还挺高啊?

许博远:看情况,前俩应该来得及。
许博远:你羊肉串拿出来化了吗?
平车前:啊?要拿出来化吗?
许博远:…冻着你咋吃啊。
许博远:明天你中午记得拿出来先化掉。
平车前:这么麻烦?成吧!
平车前:你工作吧!

许博远没再回复,关了微信又点开QQ。划掉几个蓝雨粉丝群公会聊天群的未读,又给春易老汇报了工作,才终于点开置顶的那个聊天框。

老车: 老蓝!
老车:晚上下本不?
老车:这周的boss可都刷完了,咱可以慢慢磨叽。
老车:在工作?我咋没看你上线?
老车:又在整理数据?

……

一连十几条都是类似的消息,基本属于没话找话类型,话多的跟黄少天似的。许博远这么想着却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手下不停挨个问题回复过去。

“蓝团笑这么开心,跟女朋友聊天?” 风住尘香大概是听到声音,转过头来八卦。

“不是女朋友。” 蓝河摆摆手。

“男朋友?” 

“也不是,你蓝哥离找到男朋友还有点距离。”蓝河总算回复完所有问题了,刷刷刷也是十几条。他抬头回答,眼底还有没来得及敛去的笑意,好看的紧。

风住尘香趴在椅背上,眨了眨眼。“蓝团是弯的?”

蓝河想了想,没啥不好承认的,也就大大方方坦白。“对,弯的,柜都出过了。”

风住尘香眼底的光闪了闪,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转头练了一会儿操作才又开了口。

“对了蓝团,那个七夕活动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 蓝河回答,“公会这不是刚讨论出来嘛,这个七夕活动没啥价值,就完成任务之后那个带传送功能的新鲜装备有点价值,回头肯定都要交给公会。”

话音刚落他愣了下。七夕活动…不知道车前子他肯不肯?

 


【九】 
肯不肯都没用。 

又过了两周,公会下了死命令,要求公会工作人员都内部组队,也幸亏大家多是单身狗,个别脱团员工的抗议声被大片的幸灾乐祸压制得细若蚊吟。就连普通精英团员都设了奖励措施,就是为了鼓励他们内部组队。 

原因无他,就是为了那个传送功能。 试想想,抢boss战场上缺人手了,刷刷刷先传过来几个,等一批人到了再传一批,省了赶路时间还能抢到先手,岂不妙哉?

 蓝溪阁五大高手其他人两两组队,留蓝河和新来的术士一块儿搭伙。 剑于诅咒的搭配对于两个蓝雨忠粉来讲简直烂熟于心,公会里剑客术士的搭配也数不胜数。两人已经磨合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这回蓝河又去风住尘香宿舍里一起做任务,因此配合起来顺顺利利。

但是很不巧的是,蓝河总能在路上碰见车前子。没办法呀,职业玩家都等着七夕任务开始马上就做,路线差不了多少,刷副本的速度也都差不了几秒,浩浩荡荡如大军行进。也得亏这回npc都在副本里,不然新手村那种人挤人的盛景估计要再上演一次。

但是很明显蓝河不想遇到车前子——或者说,不想让车前子看到自己跟别人做七夕活动。

“老蓝,活动咋样?单身狗不得不和同事搭伙做任务的感觉心酸不?” 

这是蓝河第一次在路上碰见车前子时对方说的话,在蓝河耳中甚至有些得意洋洋的感觉。

 心酸,酸的很,老子还想跟你做任务呢。

蓝河立马回嘴:“你不也是?那边哪位,和车前子这傻逼一起做任务感觉是不是很惨啊!” 

那位仁兄和车前子也是互损习惯了,再加上现在也没有什么公会竞争,索性直接吐槽两句:“惨的很,回家还得在老婆面前跪搓衣板!”

“那这位风住尘香,和老蓝这傻逼搭伙是不是感觉也挺惨?” 车前子也不甘示弱。他心里也酸的很,本以为前段时间把关系拉那么近,一起做七夕任务稳稳当当的,谁知道公会跑出来插了一脚。他晃晃视角,看向风住尘香。

“我倒觉得和蓝团一起过七夕挺好的。”

风住尘香语出惊人。 

蓝河愣住了,车前子也愣住了。

 

平车前握着鼠标的手收紧再收紧,心底不知名的滋味在翻滚叫嚣。但是最后他也没有再反驳,只是控制着角色转身便走。

蓝河看着车前子离开的身影抿了抿唇,思索着要不回头找个机会解释一下。风住尘香转头看了许博远一眼,眼神黯了黯,开口打破沉默。“继续吗?”

“继续吧。”许博远敛了情绪,转头冲他笑笑。“见笑了。”
 

“没事。”风住尘香撇撇嘴,“我只是不喜欢中草堂那些家伙说你。”况且和你一起过七夕是挺好的。

 

风住尘香后半句没说,蓝河也就没多想,抬手搓了把小少年的脑袋。

 

 

 

【十】

 

后面几次遇到车前子也没再像第一次那么尴尬,兴许是对方已经把状态调整过来了,见面也恢复成了往日互怼的状态,说的都是“你怎么这么慢啊还要我在这里等你”,“刚刚那个boss打不过吧!”一类的。

 

不过蓝河倒是隐隐约约感知了些什么,好像在感情的迷雾中模模糊糊瞧到了点影子。他本就是情商挺高的人,看的也通透,只是有的时候身陷其中有些难自拔罢了。

 

车前子这是有在吃醋吧?他应该也对我有点感觉了吧?

 

这么一想蓝河心情好了不少,虽说不能确定,但是这个隐隐约约的猜测已经足够让他欣喜若狂了。就连见面的时候说的也都是“回头下本儿再好好跟你算账”,“你蓝哥我心情好不跟你计较”。可车前子却还是会错意了。

 

心情好?因为什么心情好?和风住尘香一起做七夕活动心情好吗???

 

平车前在交完最后一个任务后就听到这么个答复,气的挠键盘,导致车前子在原地抽搐。蓝河看得好笑,操纵蓝桥春雪抬手在车前子肩上拍了拍。“一块儿下本?”

 

车前子停止了抽搐,视角转向蓝桥春雪,安静了一会儿才重新带了笑意开口:“行。”

 

 

 

“我也一起去!”

 

风住尘香的声音又突兀地从旁边响起。“我不会划水的,也不会拿装备和材料,分给我的全交给公会。我就和蓝团练练配合。”

 

蓝河听到年轻人的声音从耳麦和身旁同时传来。他转头,蓦地撞上一个坚定的视线。

 

“让我去吧。”他看到年轻人说。明明应该是说给两个人听的,但是蓝河却分明感觉对方是在对自己说话。

 

蓝河搭在键盘上的手逐渐收紧。也许我应该给风住尘香一个明确的拒绝?但如果对方不是那个意思怎么办?只拒绝副本会不会无法让他理解自己的意思?

 

算了,至少先把副本拒绝掉再说吧,至于其他的有空再好好找他谈——

 

“你来干嘛?”车前子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蓝河有些杂乱的思绪。蓝河转头,屏幕中车前子正一脸亲热勾着蓝桥春雪,就连耳机里传来的也是令人浮想联翩的话语:“我和老蓝二人世界,你怎么来横插一脚?”

 

“二人世界?”风住尘香也收回了视线,扶了扶耳麦认真对待这个敌对公会的高层。“中草堂的家伙,为什么跟我们蓝团刷副本?你是不是暗恋我们蓝团?”

 

哗啦!

 

蓝河猝不及防听到暗恋俩字吓得猛推一下键盘。他手忙脚乱地退了游戏拔了卡,在风住尘香疑惑的目光中匆忙收拾了东西,丢下一句“今天先不刷副本了回见”后几乎是落荒而逃。

 

他怕听到车前子否定的回答,更怕对方其实并没有那个意思,却还只是兄弟一样亲密的答复。

 

他不想半途而废。——对方好不容易有这么一点意思表露出来,万一……

 

他不想冒这个险。




——TBC——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