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主沉浮

陈果相关和蓝河相关各类cp。主叶果叶蓝方果。其他剧组基本bg,耽美不完全绝缘体。

【叶果生贺❤陈果生日】惊破(一)

食用须知:

1. 五岁文笔,果吹滤镜预警

2. 尽量不ooc,欢迎讨论但是如果大改就需要等修文(←如果有这么一天)欢迎捉虫

3. 副cp没想好,尽量还原原著剧情线

4. 老板娘生日快乐我永远爱你!!!(←但是写不完就只好趁机开坑)

 

——————————————————————————————————

 

冬日的杭城气候清清冷冷,但来来往往的江湖过客依旧给这西子湖畔的小城添了几分繁荣。雪下的稀松,背着匣子的男人抬头看了眼金字隶书的客栈招牌,收了油纸伞,推门进入。

 

暖意扑面而来。

 

傍晚的阳光稀薄地撒过支棱起的窗户,其余的光亮全靠一楼房梁上悬挂的纸灯笼 ,红艳艳地添着喜气。客栈里头也热闹得很,来来往往的江湖客们在赶路途中大多都会进来歇脚,要一盏酒暖身,痛饮一口再与萍水相逢的同桌侠士侃些江湖佚闻,讲到兴处还偶有起身嚷嚷者,几番下来竟是能出一身薄汗。

 

男人立在门口抖了抖油纸伞上的雪水,才刚踏入几步便有小二上前招呼。

 

“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男人摸了摸口袋发现没太多闲钱,四处打量一番瞥见个贴在墙上的告示。他摸了些铜钱出来塞给小二:“一壶热茶,要是有烟叶也来些。酒不用了,我歇个脚便是,能否为我寻个清净点的位置?”

 

小二收了铜板领他去了个角落的小桌子后便去端热茶了。男人扫视一圈,基本上整个客栈都快满了,也不怪那小二只能在墙角寻个落单的位置。他把伞和匣子搁在墙角,又想起方才瞧见的那告示,琢磨一会儿便同前来送茶的小二搭话:“你们老板人好不?”

 

这家客栈的老板娘在杭城的江湖客中也算是小有名气,小二不疑有他,一边倒茶一边接话:“咱们老板可是这一块儿出了名的仗义,待我们这些下人也是极好的,也会些厉害的拳脚功夫,咱这城里认识的人还真不少,平日里也会同客人一道侃天侃地。”

 

“那我能见见你们老板不?”男人挑眉。寻常客栈老板也偶尔会露露面,但是这同客人打成一片的老板还真是少见。

 

“怎么不能?”小二一扬手,指向大堂中央那最大的圆桌。男人站起身张望却也没从人堆中分辨出哪个衣着更像个大客栈的老板,幸亏小二很快就替他解了围。

 

“陈姐,有客人找!”

 

“诶!谁啊?”爽朗音色传来,却是个女声。红艳衣袍的姑娘似乎兴致正高,回头亦没来得及收敛好眉梢的神采飞扬。她同身后的众人招呼了声便提了下袍跨过长凳几步走来,举手投足间全不是男人见惯了的温婉贤淑,反倒与爽气的江湖男子颇有相似。

 

“老板娘是吧?”男人起身作揖后指了指先前那告示,“你这儿还缺人不?我看我挺合适的。”

 

“缺是缺。”那老板娘上下打量了一番这男人不修边幅的打扮,又仔细来回瞧了一番,估摸着也是个练家子便点了点头。“不过咱这儿有个规矩,你得同我去后院比试一场,不带武器,赢了才算过。”

 

中间那帮人方才还一边聊天一边等着老板娘回来,此刻兴许有耳尖的人听到了这番谈话后又同其他人讲了,两三下便招呼了一群人去后院围观。男人瞧着这阵仗颇有些哭笑不得,那老板娘倒是一副见惯了的模样冲他解释:“这儿的人江湖气浓,平时来这儿也和我混的熟,不注意什么分寸,你可别介意啊。”

 

男人点点头。他的确挺久没见着过这般热闹随性的景象了,愈是居于高位愈是客气,齐全的礼节之下不知道掩了多少分算计。

 

老板娘脱了正红外袍搭在椅背上,黑色长裤束着素色交襟上衣倒是愈发显得身材姣好。她摘了头上金红发簪,又卸了正红发绳重新扎了个不影响动作的高马尾。

 

场中间早已经被请出个面积不小的圆场,两人拱手作揖后便各自摆好了架势。方才在边上起哄的一群人纷纷噤了声,屏息凝神看着那两个身影。小二拎了个铜锣立于一旁,朗声开口。

 

“三!”

 

“二!”

 

“一!”

 

铛——!

 

两个人瞬间动了起来,身影迅速靠近。

 

 

【打戏省略,我真的不会写,如果有修文就补x】

 

 

没想到一盏茶的时间还没到,胜负已经鲜明。男人的手臂箍在老板娘的脖颈上,另一只手扣在她天灵盖,只要一拧就即刻毙命。他轻笑一声松了手,老板娘得了自由立马撤了一步,咳嗽几声才平复了气息。四周围观的人也一时间鸦雀无声,老板娘的功夫如何他们也都清楚,算不得出色,但是防身之外也绰绰有余,谁也没料到这来应聘的过路人竟是如此身手不凡。

 

不过那老板娘也不是个计较的人,缓过气来便颇是赞赏地又打量了一番这面生的客人,重新凑过去拍拍他肩膀:“身手不错啊小伙子。你通过了,随我上楼登记一下。”

 

此刻围观众人才回过神来,哗地一下炸开锅般纷纷讨论起来。那老板娘不得不挥挥手朗声吆喝:“要说回去说!别在这边堵着路!”方才把众人劝了回去。

 

男人也回了那角落寻了自己的伞和匣子,跟着开路的老板娘才勉强挤过了来盘问结识的群众,三两步赶紧上了楼才松了口气。那老板娘似乎是领他到了一个储藏间般的地方,里头存了不少纸质材料。她翻找了许久才寻着张空白纸,抽了几张出来一边写一边开口询问他的个人信息。

 

“姓名?”

“叶修。”

 

那老板娘抬眼看了他一眼,搁下了笔,眼神发亮:“叶秋?!”

 

 

——TBC——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