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主沉浮

陈果相关和蓝河相关各类cp。主叶果叶蓝方果。其他剧组基本bg,耽美不完全绝缘体。

【叶蓝】异化拟人(二)

#底特律:成为人类paro,但是发生在中国,有些背景和称呼不一样,会考虑加入中外差异的一些小故事。
#bug与ooc齐飞
#与 @一叶钓雪 合写,可只有我是菜鸡
#果橙预警
#高三一年下来议论文论述题历史作文写的太多不会写文了,感情戏看着都尬,还拖了好久文,下次一定不拖了咕咕咕(bushi)希望能写着写着进步吧
——————————————————————————

居然来的这么快?!

陈果猛地惊出一身汗来,抿抿唇。“沐橙她是自卫,你应该从监控中看到了,她——”

“苏沐橙已经离开了这里,我们也不知道她的去处。”说话的是唐柔。见过世面的大户小姐显然更能压抑住自己的表情与紧张的心情,她面上依旧端着礼貌的微笑缓缓走来挡住叶修投放在陈果身上的视线,也打断了陈果苍白无力的辩解。继续维护一个通缉犯人很有可能给陈果自己也带来牢狱之灾。

警用拟人显然并不相信这段言论,但他并没有多做纠缠。叶修的目光扫过酒吧的角角落落,点点头转身离开。他在来之前收到过兴欣酒吧的地图,如果不出意料,那个犯了罪的女性拟人已经从后门逃离了,根据案发时间推断,现在走的还不远。

根据脑海中储存的这片区域的地图及各条路径的人流量,推测出苏沐橙的逃逸路线并不是一件难事。从酒吧穿过去无疑会遭到阻挠,甚至可能耽误缉捕犯人的时间,因此绕过酒吧显然是更好的选择。

四下无人的小巷深处是披着外套快步行走的姑娘,外套兜帽投下的阴影遮住她那人造的姣好面容与凝着血液的发丝。身旁楼房墙壁上安装的空调外机在头顶轰轰作响,但拟态人类依旧从嘈杂的声音中分辨出了逐渐逼近的脚步声。

是偶然路过的?还是来追捕的?

苏沐橙咬了下牙,不着痕迹地把行走速度提到最快。身后传来的脚步声闲散,但这并不能让苏沐橙松口气。她可以清晰地分辨出对方在逐渐接近——用比她更快的速度。

借着兜帽的掩护,苏沐橙小心翼翼地回头。对方的身影在小巷的尘土与排出来的油烟中若隐若现,但似乎还有一段距离。

——如果没有看错的话,他的腰间有手铐的轮廓。

苏沐橙眯了眯眼。警用拟态人类在身体的速度与力量上无疑都远远优于服务型拟态人,继续走下去无疑是坐以待毙。而开始奔跑更是泄露逃窜者身份的举动,尽管身后的警用拟人很可能已经将自己确认为目标。

只能一赌!

小巷没有供以拐弯和匿藏的岔路,只有一条路走下去偶尔的拐角与凹凸不平的墙。苏沐橙拐过拐角后将自己娇小的身躯隐藏在墙壁凹陷处。旁边向外突出的部分似乎是大楼洗手间一类的地方,角落里白色的水管直通顶楼。苏沐橙抓住水管用力拉了拉确认牢固,随即手臂用力,脚下一蹬又快速屈膝踩上水管连接处的凸起。

然后是窗沿,然后是空调外机,然后是墙壁上的狭窄凸起。脚下的打滑靠手臂力量补救,苏沐橙以自己能力范围最快的速度攀至三楼,她匿藏在窗户外沿紧贴着角落,兜帽拉至最低,试图将自己与窗户内黑色的窗帘与深色的墙壁融为一体。

越来越近了。

苏沐橙屏住呼吸,将生理上的一切身体起伏压抑至最小。不能被捉住,不能被捉住,不能被重置,不能忘记陈果——拟态人类包裹在兜帽中的LED灯急促地闪烁着。千万不能被发现!

“苏沐橙小姐,我想三楼的窗台并不是一个很好地隐藏地点,而且十分危险。作为警职人员,我建议你现在下来就范。”

骤然响起的声音像是一片利刃猛地划过苏沐橙绷到极点的神经,苏沐橙身子猛地一颤,脚下一滑从窗沿直坠而下!

啪!

苏沐橙眼疾手快抓住了窗沿,身躯却狠狠地拍在了墙壁上。深色的外衣蹭上了墙壁表面的灰尘显得拟态人类狼狈不堪,她看好落脚点后一蹬墙壁松手,稳稳地落在地上。不过几秒的时间,苏沐橙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与情绪——或者说已经认命更为恰当。

反正事已至此。苏沐橙有些自暴自弃地想。只是陈果……

“我跟你走。”她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投降。“但是我可以问你一些问题吗?”

叶修点点头,从腰间解下手铐。“我会酌情决定是否回答。”

“我不会问什么其他的。”苏沐橙将自己的右手伸过去,垂眼看着银色的手铐在自己手腕上响起咔哒一声。“兴欣酒吧会怎么样?老板娘和职员呢?”

“好一点无事发生吧,但是生意肯定会受影响。”叶修将钥匙收回口袋,“最糟糕的情况就是封停了,不过我想可能性不大。至于其他人应该不会有事,毕竟他们并没有对抓捕你的行为做出制止乃至反抗。”

苏沐橙笑笑不再说话,像是松了口气。叶修自然不会主动出声,他将手铐的另一端拷在自己的左手后便径直带着犯人往回走。

巷子里逐渐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似乎是从兴欣酒吧的方向逐渐靠近。声音频率杂乱无章又没有刻意收敛,很显然并不是经过训练的人或拟态人,不足以构成极大威胁。叶修的手按上电棍——虽然不算威胁,但是为了防止犯人趁乱逃走,还是做出一定的应对更为稳妥。

但是比叶修先做出反应的却是身边的犯人。随着油烟中模糊的人影逐渐靠近,美丽的拟态人逐渐睁大眼睛,额角的LED灯圈也闪烁的越来越急促。她冲着油烟中的身影大幅度的摇着头,深色的兜帽滑落露出姣好的面容。下唇被咬得泛白,她的泪水已经开始滑落。

“不要过来!”她冲着愈发清晰的人影大喊。陈果这个姑娘她怎么可能不了解,现在过来除了妨碍抓捕还能干什么?而妨碍抓捕的后果……

苏沐橙不愿意再想下去。被套上手铐时都没有畏惧的姑娘此刻却无法抑制自己喷涌的感情,不舍依恋与理智如同水火狠狠地冲撞着。

叶修也辨认出了陈果,那个酒吧的女老板。他看到这个扎着马尾辫的姑娘停在了自己面前仅几步的地方,眼眶依旧是通红的,面上的泪痕也尚还残留,但她只瞥了一眼那个随时可能落到自己身上的电棍就又往前走了一步。

“警官。”陈果的视线投向苏沐橙,恋人面上残留的血迹攥得她心头狠狠一痛。她闭了闭眼,重新开口。“我觉得你不应该带走她,她没有错。”

“她杀了人。”叶修皱了皱眉。

“自卫也算?你应该看到了,是那个家伙试图……试图强奸她。”陈果咬牙,她简直不敢想象如果苏沐橙被那个粗暴男人得手了会是什么样。“为什么你们会对侵犯拟态人的家伙这么纵容?你也是拟态人吧,你怎么就能这么平淡的接受这件事?凭什么你们创造出他们给他们感情却不给对应的权利?!”

“果果!”苏沐橙试图打断,却在与陈果对视的一瞬间噤了声。她从没看到过陈果这么悲伤的模样。

她也不想离开陈果,重新成为另一个“苏沐橙”。

叶修皱了皱眉。他的知识储备量并不小,可他从没遇见过这样的问题,也没有任何一个案例能供他参考,获得解答。这似乎并不是一个十分困难的问题,但是他竟然想不到该如何反驳。

“无论怎样,这是我的职责。”他只能这么说。

看来是说不通了。陈果的心一下子跌入谷底。她看了一眼苏沐橙,咬咬牙下定了决心。

“那请把我作为共犯一起抓走。”陈果举起双手,“如果她没有反抗,那我也会替她对那个恶心的男人报仇的。因为我是她的恋人。”

恋人?!

叶修额角的LED灯开始闪烁。

评论(2)

热度(20)